德国人看美国骚乱:再继续下去恐将选出“希特勒”?

大家好,欢迎来到“刚刚连线”。
有的人可能读过我在观察者网、知乎等平台发表的评论文章,我希望跟粉丝们走得更近,所以这次带来了第一期视频“刚刚连线”,如果有小问题请多包涵,我们下次会做得更好。
今天本来天气不错,但你也看到了,天气在慢慢变坏,这暗合了今天的主题。因为我想说说美国的暴力和暴动,哪些元素在欧洲等其他地方也出现了,有什么规律,以及未来短期内我们将看到什么。
请不要走开。
·警察与暴力
我不想从奴隶制、隔离政策、上世纪60年代的暴力说起,当时爆发了几百场抗议活动,此类活动常常导致数十人死亡,我只想指出从那时开始到现在到未来的一些共同规律。
一是警察对黑人更频繁地使用暴力,每百万人死于警察暴力的黑人是白人的2.5倍,如果只看青少年数据,情况还要严重得多,是21倍。它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问题。
另一个问题是法律对肇事警察的处理往往太宽宏,至少从我所了解的案例来看是这样。
那么,有些事情变了,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今天到处有人拍视频,有人用手机拍照,警员也需要佩戴随身摄像头,这样比较便于追责。
第一起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是1991/1992年的罗德尼·金案,他没有被杀死而是遭到了殴打,有人把他被打的情况用录像带录了下来,在这段视频流出后的一年内,警员因不当使用暴力遭起诉受审,大众也得以不受律师和陪审团影响,自主地形成观点。当警员们被宣告无罪后,洛杉矶发生了暴动,导致60人死亡,1000余座建筑物被焚毁。我还记得当年在电视上看到那些画面。

今天,我们可以通过手机直播目击案情,比如费兰多·卡斯提尔一案,他的女友拍下了自己男友是如何被警察射杀的,当时他告诉截查自己车辆的警员自己持证拥枪,并主动提出呈检持枪证。结果最后警察免于以谋杀罪受起诉。这件事在脸书上全程直播,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当下,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在法国、德国甚至澳大利亚等遥远的国家都引发了抗议活动,人们通过视频看到了当时的情况,希望展示自己与黑人团结一致的立场,或许也是为了谴责本国的警察暴力现象,尽管这个问题在欧洲远远不如在美国突出。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另外更重要的是,我们处于非常非常政治化的环境中。我挺害怕事态不断演化,由新冠疫情这个医疗卫生问题产生经济后果,再从经济问题中发展出更严重的社会和政治后果。因为一般而言事情就是这么发展的。

由于历史原因我们德国人特别了解这一点,我们通过民主方式把希特勒选上台,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大萧条之后,左右两翼的暴力导致了政治混乱……
现在发生了乔治·弗洛伊德事件,我认为它只是戳破泡沫的回形针,就跟新冠疫情戳破经济泡沫一样,现在所有事都集中到一起来了。除此之外要考虑到,今年是美国的选举年,11月3日要举行总统大选。还有那些本已生活艰难的人雪上加霜。
他们在这种事请上的做法,基本就是提出最高尚的动机,具体到这件事上就是反对种族歧视,反对警察滥用暴力,但仔细审视你会发现——他们可能完全是真诚的——但你仔细看就会发现背后往往有纯粹的经济或政治动机在起作用,它们可能不明显但其实推动力很大。
就在几公里之外,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人为寻求独立而举行示威活动,仔细探究他们这种诉求的原因,他们今天拥有很高的自主权,寻求独立的动机主要来自经济考虑。

生活在中国的你想必见过香港发生类似的情况,你可以在观察者网搜索我的评论文章,我讨论过这些运动有哪些类似和不同的地方。
在善良的动机背后,总会有某些势力从混乱中获益,比如抢劫财物和破坏公物,发泄各种不满,我想我们曾经在香港目睹过这一幕,现在我们看到这一幕在美国发生,而且事态发展极度不透明。
你说不清楚谁在挑起事端,谁没有主动降温,即便你拿得出照片,可最后照片取决于你如何裁剪,你保留什么画面,舍去什么背景等等。
加泰罗尼亚、香港和今天的美国有个共同点,就是对于警察暴力的指责最后会保留下来,即使其他问题得到了解决,或者即使最后大家都清楚什么都做不了。只要警察动用了暴力,就会(使反抗人群)形成战斗口号。
·暴力之后
真正使我担心的有两件事。
第一,我们都知道美国人是武装到牙齿的,每百名公民拥有的枪支数量大约是120,其中当然包括突击步枪和其他半自动武器;另外就是现任总统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促进分裂的总统,他似乎很愿意动用部队,不只是警察和国民警卫队,甚至愿意出动军队对付本国老百姓,他显然做梦也想当独裁者,凌驾于法律之上。
我很好奇美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面对混乱政府当然要恢复秩序,但我们都知道,特朗普是解决问题大师,而这些问题是他自己闹出来的。他这四年来一直在这样做,他这么做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不管这些做法会给国家造成什么问题。他希望人们把他看作无可替代的人物。

这几个因素组合在一起非常危险,因为现在各行各业的人走到一起,发泄愤懑情绪,追求政治议程。
极左翼有他所批评的Antifa(反法西斯行动)组织,此外还有很多想炸开提款机偷钱的人,抢劫商店的人。
还有一些政治背景的人,比如3%ers等民兵组织,他们愿意打内战,部分人反对政府,以警察和华盛顿政府为敌,所以有时候他们甚至愿意和“黑人的命也是命”这样的运动结盟,但实际上他们自己也是种族主义者,有一天必然会反过来咬自己的盟友。
从一开始就有加速主义者投身这场活动,他们想挑起种族战争,挑起政府和人民、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其他人之间的内战,他们觉得现在是挑动种族矛盾的好机会。
不幸的是,头脑冷静的人太少了。昨天我看到休斯顿市警察局长接受了电视采访,我想引用他的一句话,因为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
记者问他按特朗普的要求压制抗议者是否正确,他说他想直接评论总统的言论,他说:“如果你提不出建设性意见,请把你的嘴闭上!……这是做领导的基本原则,而当下我们最需要的就是领导。”他说得简直太对了,不幸的是这总统不是他来当。

我们距离11月3日的美国总统大选不太远了,只剩下几个月。

这件事想想都很可怕,如果特朗普险中求胜赢下选举,他将再掌权四年。人们觉得那时候他总要下台了吧,但我不太确定,因为到时候他将不再免于刑事责任,而他早已习惯了权力。美国宪法没有限制总统只能当两届的条款,这只是个从旧时延续下来的好传统罢了,而特朗普早就把各种好传统丢出窗外。如果没有明确的法律,法学专家也没有统一的意见说他不可以做某件事,他就会这么做,而且这也不是没有先例,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罗斯福总统就干了三届。
特朗普可能就是这样计划的。从今天的情况特别是民调数据来看,更可能的情况是,他可能以较小的差距输掉选举,不大可能发生一边倒的情况,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都知道,他会宣布选举受到恶意操纵,作为合法总统他将拒绝离任,然后他会试图利用司法部、国防部以及任何为他效忠的人,他现在其实就是在试水,看调动国民警卫队这种准军事力量甚至动用军队来控制本国公民会激起什么反应。前任国防部长向他指出宪法规定不能动用军队,可他没有承认错误,反而出言公开羞辱前任防长。这样来看我们很难对未来保持乐观。
我希望我的分析是错误的,但我希望各位都对美国处理动乱的方式保持紧密关注,因为与未来可能发生的事相比,乔治·弗洛伊德这个可怜人的命运或许反而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原文自:http://mil.news.sina.com.cn/china/2020-06-16/doc-iircuyvi8723024.s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