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段历史趣闻,人性从没变过

10段历史趣闻人性从没变过

高调炫富遭灭门

春秋战国时期,梁国有个姓虞的土豪,在大路边盖了一座高楼,天天聚众歌宴赌博,日夜不停,欢歌笑语。
一天,有三个人从虞土豪楼下经过。恰巧一只老鹰也从那里飞过,嘴里叼着一只腐鼠,没叼稳,掉了下来,又恰巧落在其中一名路人的脸上。“和老鼠亲密接触”路人抬头向上一看,更恰巧的,他看到楼上有一个赌客掩口而笑。
其实赌客不是在笑他,只是十分巧合而已,可是这名路人认为那人实在笑话自己:“贱人,竟敢笑话我!”便对另外两人说:“这个姓虞的,听说很有钱,有钱了不起啊,老子又没招他惹他,笑话我?干他!”
“乃聚众灭其家”。

02
汉文帝逼舅舅自杀
汉文帝十年冬,薄昭因为自己的侄儿被斩杀,便杀了汉文帝的使者。
且说薄昭是汉文帝的亲娘舅,是生母薄太后唯一的亲弟弟。以孝闻名的汉文帝不忍心杀他,怕薄太后会伤心,但是又怕人说他徇私。
怎么办呢?后来一想,我虽然不忍心杀舅舅,但可以让他自己认罪伏法啊!还自叹:好主意!
于是汉文帝便让一帮大臣去找薄昭喝酒,酒喝好了事也好办。让他们在酒席上劝薄昭自杀谢罪。岂料薄昭大怒:“你们给老子滚!滚!滚!”
大臣们只好识趣地滚了。
汉文帝仍不罢休,又派遣众大臣身穿丧服、披麻戴孝去到薄昭家,跪在薄昭面前嚎啕大哭,去给亲娘舅吊孝。这次大臣们二次头顶皇命,岂敢退缩,哭得是津津有味。薄昭怎么赶也赶不走,越赶哭得越起劲。
薄昭摇摇头,只好自杀。

03
肉重智轻
东汉有个名叫孟业的大臣,身体肥胖,据说体重有千斤,皇帝表示怀疑:“看你这体形,怎么可能这么重?又不是猪,猪也不会有这么重吧?”
孟业见皇帝不信,就在梁上挂一杆大秤:“陛下,您要是不信臣的体重,请称吧!”
时人讽刺他说:虽肉重千斤,而智无一两。

04
陈寿索贿
丁廙丁仪兄弟俩与曹植的关系非常好,还曾拥护曹植为太子。
可是后来曹丕成了太子,自立为帝后将丁仪满门抄斩。
丁廙虽然未被满门抄斩,但他和家里的男丁,都被曹丕杀了。
时人普遍认为:这兄弟二人对国家未建寸功,官职也小,“官不过右刺奸掾及黄门侍郎”,却好结党营私,离间曹家骨肉,是曹魏的罪人,不可立传。
后来陈寿撰《三国志》,对他们的儿子说“你们只要给我千斗米,我就为你们的老子立个佳传。”
其子不干,陈寿“竟不为立传”。

05
隋炀帝“”美女裸拉纤
运河开通后,隋炀帝要下扬州嘚瑟一圈。
船队从洛阳出发,前后绵延二百多里,拉纤的民夫就有8万多人,有男也有女,隋炀帝管他们叫“殿脚”。
船队行进过程中,时常遇到水路不畅。有才的隋炀帝干脆命令陆地行舟,并特地把年轻貌美的殿脚女子挑选出来,挑了一千多人,让她们一丝不挂,专门为他的船拉纤。
别看他是皇帝,也懂得减少摩擦力的道理,命人在地上铺上黄豆,让船在豆子上滑行,这样船拉起来倒是“轻”了不少,可是美女们在豆子上站立不稳,纷纷跌倒,逗得隋炀帝好不开森,抚掌大笑。
这段自然是假的,多谢李世民及其参谋的想象力!

06
“骂”死自己
唐文宗时期,沧景节度李同捷叛乱,大臣王智兴奉命率军讨伐,李同捷派一个伶牙俐齿的士兵,穿着短衣坐在城上骂王智兴。
那人骂得淋漓尽致,好不难听。
军吏们听不下去了,王智兴也深以为耻,干脆把耳朵都捂上。
这时,一个士兵忍不住了,咬牙切齿地说:“个龟儿子,看老子用石头打烂你的脑壳。”
王智兴大喜:“砸,狠狠地砸,你若打中,赏你千金!”
那个士兵便朝骂人者抛去一石,正中对方脑壳,那人掉落在地。
军中顿时欢声雷动。

07
唐僖宗被尿灌醒
内园小鲜肉张浪狗很受唐僖宗宠爱,有一天,张浪狗撒娇地对唐僖宗说,别人都有马,就我木有,陛下若真喜欢我,给我买匹马怎么样?唐僖宗悄悄给他一百金,叫他自己去买。
马买回来后,张浪狗养在宣徽南院中,唐僖宗独自一人前去观看,围着马绕圈圈,连称好马。
确实是匹好马,只是未经调教,是匹“野”马,突然跳起来,一脚踢向唐僖宗左肋,竟把他踢昏在地。
张浪狗吓坏了,四顾张望,一眼看到尿壶,急中生智用尿灌他,灌了好久,唐僖宗才醒过来。

08
建文帝死要面子
中国有句老话,叫“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
面子到底有多重要?为了面子,有人甚至可以不要江山,这个人就是明惠宗朱允炆,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建文帝。
万历首辅大臣朱国桢在他的《涌幢小品》里提到,四叔朱棣发动“靖难之役”后,朱允炆对前线将领下令,尔等千万别伤害我叔叔,别让我背负杀叔父之名,否则后世会骂我的。
接到圣旨,前线将领投鼠忌器,哪里还敢死战,结果很悲催,朝廷百万大军被他这个叔叔轻松打败,朱允炆的江山,也落到这个叔叔手里。

09
不敢有胡子
明英宗时期,大太监王振恃宠专权,巴结、贿赂他的人不计其数,以求高升,工部郎中王佑最会阿谀逢迎。
有一天,王振问王佑为什么没有胡子,王佑媚笑着回答:“老爸您没有胡子,儿子我怎么敢有?”
王振立即提拔他为工部侍郎。

10
李自成进北京
北京人过元宵节从正月初八过起,一直过到正月十八,而且通宵燃灯。
崇祯十七年的元宵节期间,“连夕皎月,九门不闭,金鼓震天”,人们以闹元宵为名从九门而入,每门涌入者多达千人,而且只进不出,守门的感到奇怪:为什么每天傍晚都只见他们进来,不见他们出去?
原来那些人,是李自成的人假扮的,每人腰缠数百金,进城后就去收买守城的官军,既收买当官的,也收买当兵的,让官军把位子让给他们,官军贪财,“竟不核也”。
三月,李自成大军开到,那些假装守城的“贼人”,多置铁子于炮中,却不向下打,而是朝天上打,炮弹打了无数,却没有伤到农民军一根毫毛…
李自成的大军,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进了北京城。

发表评论